上上上個禮拜某天跟今天去中興堂看以前社團學弟的演奏(今日是暗黑流--乍聽之下有點奇怪的名字,團員都穿黑色衣服看起來黑壓壓的一片挺有氣勢的,整體看起來是比俗氣的亮面制服多了些質感)。


坐在台下默默的聽著,覺得可以在台上這樣演奏真好,可以一直這樣堅持下去真好。大學畢業以後,早就把我的小琴兒放在一邊了,星期天想到拿起來琴弦都生鏽了,頓時有點小心疼,覺得真對不起他們。可是手已經遲鈍了,勉強彈出片斷的音符自己聽了都覺不甚悅耳,放下,嘆了一口氣、默默的擦了琴身,繼續收回琴盒裡。


台上的人也許不覺得這樣演奏樂器是一件多耀眼的事情,也許就只一件要完成的事罷了。不過在台下看著的同時心中升起了一絲羨慕,至少...離開學生生涯還能有這樣一個舞台、時間以及志同道合的人實在是很不容易,能夠一直維持自己喜歡的興趣一直一直演奏下去更是不容易。


其實很多事情都這樣,當你準備好了,舞台、夥伴就會出現。


然而,關於演奏樂器這件事,以我目前注意力嚴重分散的程度,應該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準備好吧,哈哈~

IMG_1908.JPG

(非常糟糕的一張小照片,硬是站在燈光下面照),最右邊的陳小土應該會很討厭這張照片,哈哈。右二就是琴彈得很好的曜昌。左一是有演奏會固定會被召喚出來的小蛇青硯。

全站熱搜

彥格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