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是很長的一天,日期正確來說應該說是5/10,

畢業典禮一早舉辦,大家夥很辛苦的努力早起

尤其是特別來參加自己親朋好友的家人朋友真了不起,克服時差跟水土不服還是要起個大清早參加畢業典禮

一向脫線的我在重要的日子竟做了一件蠢事.....我忘了帶我的"穗"(就是學士帽上面掛的東西)

唉,當下心情大受打擊!我的穗~~~~~~~~~~~本來有衝動要跑回家拿,不過進場在即,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了!只覺得自己好像一個殘缺的人少了點什麼東西,雖然同學們也是安慰我少了那個穗不會怎樣,不過....就像身心健全的人不能體諒殘障的痛苦(很爛的比喻)總之就是心情很賽的進了典禮會場

儀式當然少不了校長講話,來賓致詞、唱歌等等,不過因為都算還有認真計畫過,致詞也都算幽默,其實感覺時間過得很快。PHD頒發證書跟披上披肩(HOOD)以後,就輪到碩士。碩士還真是很多,不過大家花了這麼多錢,總是要讓我們上個台露個臉,拿個證書跟校長握個手,同步還有人在旁邊照相幫你寄回家,好像也是還不錯拉,至於一大堆UNDERGRADUATE就是魚貫個一個個上台領證書很嗨的比一些手勢,台下也是忽嚕忽嚕的亂叫成一團。尤其是自己拿完畢業證書了就特別沒耐性,(如果講台右側有出口拿了直接就出去了到也是挺愉快的。)無奈還是得坐在台下閒聊等一堆UNDERGRADUATE領完他們的證書才能散場。

散場後大家免不了是瘋狂照相,不過事後發現好像只有亞洲人有這個習性,美國人一出場意思意思照張像以後之後就直奔餐廳用餐。這也是難怪,四處蜂擁而至的家人跟朋友把餐廳擠的滿滿的,定位還有可能一位難求呢!不過亞洲人當然很HIGH阿,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拿個學位,當然是死命照,拼命照,用力照。所有同學看到都抓過來照一下。其實這樣做也是有道理的,很多同學畢業典禮完以後就各奔東西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見到了,可能有些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了,此時不照又更待何時呢?


中午大家去吃長城,好在有可愛的VAL有先幫我們訂位才免於在外面苦候的時間,進去直接殺到BUFFET區拿了盤子準備大吃一頓,不料今日生意太好,連盤子都沒了,還真是誇張,當然很多好菜也是被一掃而空,真是掃興。

下午去SHERRELL跟LARTICE家參加他們的PARTY,黑人的家庭還真是很大,看著一屋子塞滿了人,一時之間還真是不曉得要怎麼招呼起。不過大部分時間還是跟SHERRELL跟她的未婚夫JESS聊天。畢竟是已經認識的聊起來也比較愉快,另外屋子裡還充滿了色彩鮮豔的畢業蛋糕跟盤子,感覺畢業在美式家庭裡果真是很大的事兒。不過因為一早就起床,趴趴造了一整天,眼睛到了下午整個快瞇成了一條線,逗留沒多久就只好告辭回家休息。

躺在床上西哩呼嚕睡了一兩個小時,還睡的真沈,連有人打電話來我都沒聽到。醒來之後整理整理又去赴VASIN(註一)在Nine Irish Brothers的邀約。這邀約之所以特別讓我很掙扎的從床上爬起來,是因為很多日本同學還有即將要回去了,這大概也是最後一次跟大多數的日本同學聚會吧,在他們離開之前好好的道別小聚一下總是必要的,很有機會回亞洲再見呢,這關係當然要好好維持囉。TOMO桑的小孩子真是很可愛,標準日本小孩的模樣,又很乖巧,大家也是一直逗著他玩。



呆到九點多,正想說可以回家休息了,一攤一攤的班上約好似的同學逐一到來,免不了又是一陣招呼,心裡又想這大概也是最後一次這麼多同學一起在BAR喝酒了吧,想到這最後一次總是有讓人特別留下來的動力,於是整晚就跟大家(或是同學的父母朋友)聊天喝酒,也是十分盡興。

回到家也是將近一點了,洗完澡坐在這邊打網誌記錄我學生生涯的告一段落,I did it! Haha!

註一:VASIN是泰國同學,MSIA2007屆的,廚藝一流,跟我另一個同學TWINKY在交往,所以特地回來幫她照相,不料TWINKY父母也來,只好有些落寞的找些老朋友敘舊 :P


全站熱搜

彥格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