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颱風離開的一個夜晚,風卻吹的特別大,倏地一聲汽車防盜鈴響劃破夜晚的寧靜,貓突然歐歐歐的吐了起來,一切噪音都來的這麼巧合。

嘟囔了一聲哪個沒有公德心的,掩著耳朵祈禱哪個人快點把該死的防盜聲關掉!

微微睜開眼睛咪了一眼貓,讓他吐吧,哪隻貓不會吐毛球的,明天還得上班,繼續進入我的夢鄉吧,明天早上要小心不要踩到一地毛就是了。

防盜器終於放棄警告回復了本有的寧靜,但回夢鄉的路像被切斷了一樣,回不去了,翻來覆去,伴著夜晚的,只有外面風吹的呼呼聲。

五點了,天開始泛白了

我討厭我的房間因為窗戶以及淺色的窗簾讓房裡會隨著天色逐漸變亮

我需要一點黑暗讓我誤以為仍在深夜而能安心入睡

但看著房裡漸漸亮了起來。就知道,黎明來了,而我  卻還醒著。

抱著頭,埋進枕頭堆裡總可以了吧?

而即使眼睛閉著,思緒卻仍一直在雜亂無章地飛舞,靜不下來,

覺得他們好吵好吵,可不可以安靜下來讓我睡覺?或許...煩心的事可以留給明天一早起床之後再說?

好了,這下連蟬也來湊熱鬧了,唧唧唧唧地在外面唱晨歌,可我聽不懂阿

也許應該繼續回到床上,拿起隨便一本非小說類的書籍閱讀

"絕不是靠運氣?" 不行,他是小說,一看完就天亮要上班了

"Times?" maybe works. 念英文總是可以讓人昏昏欲睡,尤其是看過於艱深太多單字的文章

凌晨五點三十七分,試圖抱著不小心誤以為自己會認真念的英文雜誌回到床上,

神阿,請讓我至少是被鬧鐘吵醒............

 

全站熱搜

彥格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