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恐怖片的莫名嗜好,有時讓我不得不承認“是的,我心裡變態 ”。

越血腥,越血肉橫飛,死得越慘得我越愛。當然不是說看的時候血脈噴張還可以大啃雞爪雞心這種程度,不過看人被虐殺會不由自主產生一種獨特的快感(就說我心理變態吧…..)為甚麼會喜歡的原因已不可考,總之會看的原因就是一個爽。重點是,反正他是電影,被嚇到的時候頂多就告訴自己,”那是假頭假腳,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這種嗜好只有針對美國恐怖片,日本恐怖片我敬謝不敏—如果硬要看得大家一起看,最好是擠在一張沙發上,旁邊都有肉墊包圍才能稱上安全感–對的,我就是膽小鬼,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間還很多,日本恐怖片後遺症很嚴重,我可不想要自己嚇自己…..(看到桌子下面有半透明小孩在瞪你就真的太恐怖了吧!)

 美國恐怖片大抵上就是殺人噴血,動作還是有”人”在執行,頂多就是變態了點,臉上濺滿了血殺紅了眼,但是它還是人,幸運的話還重要時刻可以踢它小弟弟逃過一劫,不像日本鬼,無影無形躲在你桌子下,藏在你電話裡,或是咯咯得挨家挨戶爬出電視機跟你索命,要是生活中各種用品都是鬼魂出沒的地方,我大概真的不敢睡覺。 虐殺系列最推崇的大概就是奪魂鋸,實在是太有創意,死的真的太慘太恐怖了,冷血滲透到人性的最深處,真是不寒而慄阿。德州電鋸也不錯,例如開場的精彩鏡頭因為太快結束沒看清楚,還倒帶重新看一次他到底是怎麼死成這個慘狀。浪女巴黎斯希爾頓在wax house死狀悽慘也讓人拍手叫好….

CSI系列我也是大推薦,蒐集證據,進而推論各種死亡的情況的過程實在是很好看(警告:各種屍體狀況都有,有時候真的很噁心,會害怕的人用餐時間不宜。)曾經有一度對法醫的工作有種莫名的憧憬,不過聽說屍體的味道真的很恐怖之後,我想我沒事還是乖乖待在充滿茶香的環境就可以了。

 上禮拜去看鱷魚殺人,實在是有點失望。也許故事的環境設計問題,感覺整個色調充斥著廉價電影的味道(可人家遠離非洲就拍的不錯…..所以應該不是非洲的錯)。劇情老實說還有點爆笑,要不是衝著預告片有噴血碎屍的鏡頭,它大概不太會吸引我,總之就是一隻神出鬼沒的肥大鱷魚到處吃人,然後總是會有頭腦裝屎的美國人想要拍攝並活捉它(侏儸紀公園不是就已經有演過了嗎,一定會失敗的阿!講不聽…),男女主角一開始互看不爽,不過到最後一定因為患難與共,而共結連理….大致上就是這樣。
唉,果然巨大生物殺人還是遜色了一點。

p.s.  標題的名稱之所以這樣寫是因為這種嗜血的愛好也顯露在吃牛排的時候。通常吃牛排我都吃五分熟,這樣才嘗得出肉的甜味與嫩度,不過五分熟端上來通常會有點血淋淋,嘗試的確前需要一點勇氣,但試過之後就不會再回頭吃七分的牛排了—實在是太老了。以前我阿姨心血來潮在我家煎牛排,因為她習慣吃全熟的牛排,所以想當然爾煎出來的牛排也是幾乎快要熟透的,讓我相當無法適應,所以第二次她要煎的時候我就站在旁邊”指揮”,然後看覺得可以了就說”好了!好了!!” “可是它還沒熟……..” “就是要讓它流血~~~………………….” 沒什麼意義,就是這樣,哈哈

    全站熱搜

    彥格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