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會開的一肚子火

這個module有一個Training project,要幫外面一間公司做關於她們的Training consulting,其實本質上是個非常有趣的真實Case,我們要幫她們的Project manager 做一個像是Decision map一樣幫助他們建立一些在安排Training的時候所需要的指標,例如怎麼評估預算、課程的規劃、觀眾的分析、以及評估。聽起來不是個難案子。

不過我們這一組卻做的非常複雜,那也就算了,大家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知道客戶到底要什麼,我也覺得做的仔細一點也是沒關係。

問題是從頭到尾都是同一個人在主導,她講她的,其他人意見聽聽,做會議記錄只做她認同的、她想要的,完全不會懷疑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即使有其他的問題跳出來,她也會草草帶過,盡量跳回自己想要的主題。表決一些指標的時候,大家表達自己的想法,排列自己認為的重要性。即使大部分人的意見都相同,不過本人跟另一個印度人很不幸的就是那個不同意見的人。我想知道大家在排列重要性的時候的想法,因為我覺得自己可能有一些地方沒有想清楚,也想要確認大家的是在同一條船上。

此時女暴君卻斷然表示: 大部分人都同意,我想我們不用再多花5分鐘討論了吧。

我試圖要反駁,我覺得多花五分鐘討論一下確定我們的決策以後,對我們也比較有幫助。而且是以我少見的激動態度明白表態我想要知道大家的想法。

然後她說多數者都這樣決定了,我們沒時間討論了。然後就接下來進行她想要討論的事項。留下我一臉錯愕。Dan其實知道我想做什麼,不過他實在太溫文儒雅了,這時候也沒有辦法幫我說什麼(其實他有試圖要幫我,不過也是一併被女暴君給駁回了)。當下非常不爽,幹字都已經含在嘴邊脫口而出,不過大家都還在,我很峱,想要以和為貴,只好暗幹在心裡。

接下來分配工作,A先生表示"我覺得我可以做這個",通常這種情況就是你想做什麼自己挑了的話,就是你的。結果女暴君說"不行!我想要你做的別的" "我要你做這個這個跟那個,因為你比較適合。"

..................................這次換大家一臉驚嚇。

我不是不贊同一個會議有人主導總比多頭馬車亂拉好,但是這也太過分了吧!

這是我進Krannert以來,最糟糕的一次團隊經驗。感覺發言完全不受尊重,決策也相當武斷。還有這次有不認真印度女妮緹,愛說大話的紅脖子美國泰勒,每次都說我會做這個那個,結果都一個屁都沒有,事情也都是挑簡單的做, 還有這個女暴君..............................,讓我無法忍受的是她做事的獨裁態度,讓我平常很溫和的人今天簡直快要淚灑會議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一激動就會留眼淚,無法控制,但是我今天還是盡全力忍住)。

我跟女暴君蕾娜塔平常的時候還是不錯的朋友,這次經驗讓我發現我們真的非常不適合共事,這種團隊經驗真算是負面的教材,一個team如果有人不贊同目前的方式又無法說服他人時,相對會減少對team的投入。為了減少紛爭,大部分會裝做沒事,但是以後能不做就不做,擺爛,反正大家也不是很在意這個case我放這麼多心力這麼在乎做什麼呢?










全站熱搜

彥格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