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報告寫到三點多,整個人只有渙散,到後來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validity, validity就一直在我腦海來回重複播放,可是我完全沒有辦法將它跟作業合在一起阿(淚)

肩膀酸到不行,想到等一下又要爬起來去芝加哥辦簽證,我覺得我回來以後,好不容易好一點的病情一定又會惡化...........allen跟eddie,我在這邊跟你們懺悔了,如果我在車上呼呼大睡請不要罵我.....(雖然說我搭車總是會睡著......但是有好幾次我都還是可以試圖保持清醒....但明天肯定是沒辦法了....)

昨天拼命喝薑湯跟吃藥果然是有點小幫助,至少我睡得好一點了,今天也比較有精神了(據我同學的描述我前兩天看起來非常糟糕....好好的天氣,看一個人全身包緊緊的還帶毛帽...這不是有病是什麼....................是阿,我就是有病........)該死的報告.....我真的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麼,整個晚上卯起來打,但是因為實在是太無力了,頭又像不定時炸彈一下這邊痛一下那邊痛一下,我還能安穩坐在電腦前面沒被送到抓狂管訓班就已該謝天謝地。

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都生病了,難道是滑雪場有病毒嗎...........唉,還是趕快去睡覺吧,我的肝真的快要爆掉了我想,真是不甘心阿........


    全站熱搜

    彥格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